家具以舊換新制度缺席 防范有妙招

http://www.qpywgx.icu 2012年03月14日 來源:本站原創

    對于新屋子裝修的人總少不了多去幾次家具城添置新裝備,廣州居民李女士近日在某家具城購置新家具的過程中遇到一種獨特的售賣方式。

    “家具城說現在可以‘以舊換新’,就是購買新家具的同時還可以回收我家里的舊家具幫忙處理掉。然后按照新家具成交額給我一定比例的補貼。”李女士覺得這種方式既能清理家中舊物又能劃算地買到新家具,當即決定參與這種活動。一件6000元的新沙發,補貼比例5%,最終李女士以5700元的價格購得。

    李女士的友人來新屋子做客時談到半年前在同一家具城和她買了同樣款式的沙發,當時沙發的標價僅為5500元,還打9折。李女士心里不舒服,對記者說:“想不通本來以為‘以舊換新’活動讓自己得到了實惠,怎么好像被價格欺詐了的感覺。”

    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到,近一年來興起的家具“以舊換新”的形式是從模仿家電行業而來,家電業以舊換新早已不是什么新聞,而以國家政策牽頭的家具“以舊換新”卻遲遲沒有推行,盡管很多商家陸陸續續開展了家具“以舊換新”活動,但實質上卻有大多消費者被活動中的不明碼標價的商家行為忽悠。

    1.個別企業“以舊換新” 還收了舊家具處理費

    “消費者不可能對每件產品的價格記憶得那么準確,況且也不可能天天跑去家具城。”省家具協會人員告訴記者,消費者對于九折到八折的直觀,卻容易讓某些廠商在利潤上鉆空子,這種誘因讓買家具的人看似賺到便宜,實則吃了虧。

    一件原價5000元的床,九折出售(實際成交為4500元);有些不負責任的廠家在活動當日把價格標簽改成6000元,八五折出售——消費者軟磨硬泡砍到八折,最后4800元成交!很有可能砍了半天價,結果卻有可能花了比平日更多的價錢。有些企業也借著“以舊換新”的模式掩蓋價格欺詐,升高家具的價格抵過舊家具折合的價格,甚至還包含著舊家具的處理價格,比如說本來4000元的家具,“以舊換新”它賣5500元,舊家具折合1000元,其實它還收取了500元的家具處理費用。因為每個企業的家具都是個性突出,普通人對其價格是沒法比較的。

    “其實家具以舊換新的形式還是值得推廣的,做得好既能解決老百姓處理舊家具的實際問題,又能帶來商業收益,關鍵家具城是不是明碼標價。”該協會人員向記者介紹道,今年伊始,上海月星家具就率先啟動家具“以舊換新”:活動期間消費者可在選購家具時要求商場進行上門評估后再領取新家具的補貼。廣州的百世家具最近打出抵制“羊毛出在羊身上”,明碼標價“以舊換新”的活動,并預備把回收的舊家具捐贈給需要幫助的困難家庭。這些都是行業內做得好的案例。

    紅星美凱龍早在去年初就已經率先探索家具“以舊換新”的模式。2011年3月起,紅星美凱龍通過發起“非換不可·億元家具升級”行動,投入1億元資金,在北京、上海、重慶三地通過給予舊家具補貼的形式,幫助消費者置換新家具,進行家具環境升級。居然之家也于去年9月開始在北京試點以舊換新活動。凡購買新家具的消費者均可將舊家具交給該賣場回收處理,無論舊家具原價多少、新舊程度如何,都將按新家具成交額的5%折價抵扣,并設置上限。北京市商委也在2012年北京市商務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北京將試點開展家具“以舊換新”,相關具體實施措施尚在研討之中。

    2.家具業制度缺席 商家參與熱情不高

    家具“以舊換新”作為一種增值性的服務,對于現時低迷的家具市場而言更像是一種激素。記者隨后走訪了家具協會提到的“明碼實價”以舊換新的百思家具,其市場部負責人說:“家具以舊換新對于現時處于低迷期的家具消費需求會有很大的刺激作用。很多消費者都有更新家具的想法,但一方面受制于價格,有些為難,另一方面得扔掉舊家具又覺得浪費。”

    那么“以舊換新”果真能帶來家具商家眼里的雙贏嗎?

    而其實,以舊換新只是個名頭,怎么換才是消費者最關心的事。對于這一政策,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了不一樣的說法,認為“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現在操作起來難度較大”。因為家具回收與家電不一樣,家電可以采用回收再用的方式。而對于家具而言,除了一些優質的實木以外,普通板材的回收利用價值并不高。這部分補貼費用由誰出應該先弄清楚,而且回收后如何處理也應該規范。落實到具體的執行上,例如:普通的中纖板處理成本就高于回收再利用的價值,所以執行難度較大,政策推進的時間表也還不確定。

    “回收來的舊家具做什么?翻新后賣給誰?參加這種活動等于增加我們家具經銷商的運營成本”。在咨詢品牌家具經銷商時,記者得知,不少企業并不太愿意參加家具以舊換新。不少企業認為這種活動吃力不討好,生產企業回收舊家具非常麻煩,人工成本也很高,而翻新后又基本沒有盈利的空間,這就令家具企業對以舊換新沒什么興趣。

    中國家具協會朱長嶺也表示,國內真正的家具企業,幾乎沒有回收舊家具來做新家具的,因為處理的成本太高,完全超過了企業的承受范圍。

    另外沒有成熟、可踐行的舊家具再利用處理技術是舊家具難以重新流入市場的主因,市場也沒有合理的回收機制或體系,往往看著舊家具被當作垃圾處理,

    居然之家總裁汪林朋曾表示:“處理舊家具也是消費者的難題,在沒有妥當的辦法和技術之前,我們賣場先建立回收機制,把回收舊家具作為一項服務推廣。”中國家具協會秘書長張冰冰建議:“對于舊家具可配合國家保障房建設項目,把破損程度稍輕的舊家具送給有需要的房主,或者把它送給郊區縣有需要的貧困家庭。”

    剛剛舉辦的家具行業明碼實價研討會上,中國家具協會理事長朱長嶺正面提出了“明碼實價應制度化”的發言,讓“以舊換新”落實到制度的層面上。從大局看,只有當市場處于良性競爭和氛圍中,在真正負責任的品牌廠商的帶動下,消費者才有可能真正享受到家具以舊換新的好處。


·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
 

精彩推薦

頻道精選

网赌一万本金每天赢500